衍枝子

转载

新年第一天,从豆瓣搬运一位我很喜欢的作者的诗来~已征得同意~

豆瓣ID 冬至 主页地址 https://www.douban.com/people/xiachaodongzhi/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八月之末》

进入房间,我摸索
墙壁上藏匿的开关,我知道
灯光将会照亮你和我的身体,

它们正在腐朽。那些夜晚里,
我曾喝过的酒,已变成一场雨,
在未来的某个清晨落下,

那时,你刚从梦中醒来。
秋天仿佛一层蓝色的凉纱,
从记忆上滑落,堆出难言的褶皱:

一段不值得想念的时光。
我站在原地,想要掏出
一朵火苗,而不是一只婚戒。

我曾经能给你什么承诺?
你从未相信窗外的一朵云,
你只相信云的变化,

因此,当我离开,你的失眠
由冰组成;而我的清醒
构成黑夜,构成一座停摆的钟。


《春寒的海》
——赠王锴、杨诚

初春闪烁冰块的光
我们被风和蚕丝卷到一起
驱车,到百里外看海

公路冷清,话语稀薄
只有另类音乐努力填充旅途
直到一座新城将我们拯救

新的超市、餐厅、宾馆
新的花店、五金店、电脑维修处
而新街上,那些新衣里的面孔

是旧的,蒙着昨昔的阴影
还有河滨上未竣工的金融大厦
恍惚间,仿佛未来的废墟

海距城区很远,正被冷风揉皱
如一张满是陈年水渍的宣纸
拒绝人来此舞墨作诗

我们只能在堤坝上眺望
一艘蓝铁船在海天交界缝补灰幕
红旗抖动如一片袖珍的海

斜对面的海岸,一座工厂
辛勤地生产浓烟;近处的海景别墅
被几位慵懒的中年保安把守

被海风的冷劝说,另寻他处
一座破碎的炮台又在人工时间之外
我们才不甘心地原路返回

坐进酒中,谈羞于启齿的事
我们几乎忘记这段潦草的旅程
当钻进出租车里的黑暗

我醒悟,海是这一类事物
当我们来到它面前,它不存在
当我们转身,它逐渐显现


《1974年12月1日》
    ——改编赫尔佐格日记

清晨和白蒙蒙的雨不见了,
我才归还借来的一夜。

有人在路上撒盐,积雪融化过半。
一辆废弃的汽车被雪压垮,
扁得如一本游行札记。

几天以来,阳光第一次重现。
影子在脚下生长,走动时,
它像一株被风晃动的仙人掌,
轻轻扎疼我。

我不知道,你在医院里
与死亡的交涉进展到什么程度。
今天是降临节主日。
我们在变轻,将变为一根根
冷杉枝,等待被编成花冠。

大地更加广袤,
丘陵收缩起伏的脊背。
覆雪的森林仿佛一捆蜡烛。
这一切值得我们的微弱之火。

田地恢复一丝土色。
木质的农舍散落如灰暗的蛹。
马槽在日光下反射银光。

这条路通向一个没有界碑的地方,
金翅雀和秃鹫与我相伴。

《初雪》

他从梦中浮醒。窗帘拉到一半,
凌晨的光从另外半扇透来,
竟是隐约的暗粉色。

广阔的风试图维持一种节奏,
那么奋力,像要揭示什么。

突然,楼下传来欢笑声,
活泼而畅快,应是早起的学生
惊叹初雪,打起雪仗。

他没穿衣便起身。
矮处的楼顶蒙上一层细雪,
停车场里的车像被切分的豆腐块。
只有道路黑湿。

循着嬉闹,他望向那群学生,
在昏暗的光中,
在建筑和树行的遮掩下,
他根本看不到。

更远处,北京城的楼影
密集排列,如莫兰迪的瓶罐。

纯白的笑语逐渐淡去,
仿佛是他多年前发出的。
他被渗入房间的冷轻轻攥紧。

《有些人》

有些人像词,被安在
短语里,用以问候、诅咒或祈福;
有些未经用心琢磨,
便出现在醉话或梦呓中,
含着破碎的意义,在消匿前
留下叶上的一星磷火。

有些词是一间间房子,
已无人居住,剩下灰尘和旧家具。
白炽灯依然亮了——
人们离开时那么匆忙。
有时,你静静地坐在木椅上,
能听见过去的叹息。

在另一些房间,很少有人愿意开口,
正在练习对沉默的承受。
他们已懂得如何将词变成冰块:
这是生活的最终馈赠。
窗外,阳光浓烈。有人起身向外望,
那些移动的人都是他的阴影。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