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spring fever

门与窗,纷纷屈服于四月。

尘埃扑面而来

弥散依微的蔷薇花香。


知更鸟的翅膀永恒收敛了。

离开两棵乌桕树

相互眺望的漫长目光。


藏起来:

青色的葡萄藤的曲折。

曾经一直通往我们小小的庭院

最高的篱墙。


那时天空布满大提琴凝滞的琴弦,

尽管再没有一双悲恸的手,

把多变的晚云奏响。


指责我吧,

既然黄昏时候,风向始终正确;

生活的河道,

从纤细的枯竭里载负了

解缆竞发的千千帆樯。


而我,是卑怯的我。

在昏暗的小路上翦除

葡萄藤上逗留的知更鸟的歌声。


她们来自一个又一个,

我不再憧憬的向晚的原野。

星辰和流云,也从那里驰往他乡。


17.3.31

4.1晨   二稿

 
2017-04-01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