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我心里,有我想要构造的世界,这一辈子,我大概没有能力用画笔把她完成了,但是我会竭尽全力地,使用语言,在语言之中创造色彩和音乐,创造一切我倾慕的可贵的事物。

现在,我眼前是大漠无人,心头有潮升月涌,这精神的孤独和激动都是难以言喻的,并且伴随着身体的种种痛苦。我既愿意沿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的荆棘路走向崔嵬的山巅,走到双脚血肉模糊,匍匐倒地,也愿再也不去见明日的太阳,即刻间死于非命。

我想大喊:凡间的事物,你去!你不要把我聒扰!可是我心里又明白,我要狠狠地撞向生活,与他拼命,死而后生,让这世界从我的笔下重新破壳而出,给它一个前所未有的清朗的黎明。

我害怕堕落,我害怕完成这一切之前,我先失去了我的桨,我的帆,我知道时时刻刻可能堕向自身荒芜的彼岸,而高贵的时刻多么难得。神啊,我恳求她眷爱我,别让我走。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