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重庆

灰浆浇筑的酒槽
横陈一条不新不旧的
江,倘若你叫他的乳名
崇山就收回它
狭长的谷地

黄桷垭的天气
适宜考证上一个世纪的情谊
越来越瘦是为正确
而我们的屋子
有丰腴的体态和求生的欲望
像高音谱号
穿越臞瘠的云烟
在茂密的等高线上徐徐上升

他难道还会渡过江水
在江另一边撅起土块
把雨捏成云,把云给吹散
他会眉眼低垂
神情肃穆,如同远祖

期待着瓜分
在初生的日子里仍然完整无缺
一方青翠的丰碑
他的骄傲
也催生新的城市拔地而起

16.10.16

 
2016-10-16
/  标签: 诗歌重庆
1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