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石堰坪

梦见灰扑扑的土地。
夜里我也会播种稻子
藤蔓蜷曲的南瓜还有豌豆
早晨摘一把羊脖子上清脆的铜铃
随手扔去了
谁也没被惊醒。
只是一边屋子比另一边更冷
许多种冷的滋味我都知道
不同的是现在
坐在闷热山谷的腹部想象日子
绝不会一天天凉下去
这绝对不会发生。

我真不是要骗你。
院子里没名字的公狗想操没名字的母狗
挤在山路上的黄牛
吃的是草,撒的是尿
除此之外
人和山是安逸的病人
一到傍晚
谁都在红泥小灶上被煨得烂熟。

秋天的雾从土里长出来
我的稻子,南瓜,豌豆和铜铃
也从东到西,次第而出
我真不是要骗你。
石堰坪的山和山
每天都在切分渐短的白昼
而唯一能填满山谷之间硕大空隙的
不是高处那张秘密的神的面容
只是我眼里落进
又一粒人世间的尘土。

16.09.30

 
2016-09-30
/  标签: 诗歌张家界
2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