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意義

下午四點,睡了整整一天剛起床。记忆里,除了生病时我从未在床上睡过这么长时间,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好像可以睡一辈子。在这种漫长混沌的睡眠以后,才觉悟清醒是何等美妙。清醒是不麻木,清醒是让心——柔软的,感知错误与伤害。

溪山行旅图摊在我面前,丧乱帖也摊在我面前,买了没拆封的书小山一样堆在旁边。突然想起来不知道谁说过,不知道想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应该做的事。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不要去问意义。

让活着的生命获得让活着的人满意的意义是很难的。这里,我面前,没有一样事物的存在让我感觉有意义,甚至死者,被普遍相信其生命有意义的死者中也只有少数一部分让我羡慕。以有意义作为生活的目标显然是一种错误,有时候也蒙蔽我们自己的眼睛。意义背后掩盖的不过是别的,一些人类切实的需要,而非空洞难释的意义二字。

切实的需要往往是难以启齿的,即使是一些为了某种需要丧尽天良不择手段的人也会尽量找一些好听的借口掩盖直接目的。羞耻心是人不愿承认切实需要的一大缘由,但随着年龄增长,羞耻心总会不断退化,固而成年人的世界看起来格外隐晦又格外直接。

孩子和成年人显然共同分享同一个地球,但世界不可思议的分为两半:孩子的世界与成年人的世界。如果有一个孩子或者一个成人不得不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他必然要忍受痛苦。一个孩子和一个心灵住在儿童世界的人都无法承受成人世界格外隐晦的部分,也承受不了那格外直接的部分,这种隐晦和直接都同儿童世界正好相反。心灵的童稚保留越多的成人越难在成人世界好好生活,这并不是说,完全成人化的成人就可以活的很好,只不过,对于这两种人来说,生活的痛苦并不相同。命运不放过给任何人伤害和痛苦的机会,但乐于创造多种多样截然不同的可能,好保证没有一个人可对它有所掌握。

生命的诞生何等荒谬而不负责任,这又到了追问意义的时刻!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对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负责,有些人看起来很负责,但他只是习惯性做看起来稳妥无差池的事。负责任听起来是一个褒义词,但不负责任并不意味着就应当受到指责或贬低,实际上,不负责任承担了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意外和乐趣。啊,生命诞生于何等的荒谬与不负责任!

懂得赞赏负责任是很容易的,但很久以后人们才会懂得同样去赞赏不负责任。就像懂得厌恶战争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这很久以后,人们才会懂得没有战争只有和平的世界是可怕并且不应当存在的。懂得回避痛苦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懂得没有痛苦只有幸福是可怕并且不应当存在的则在之后了。

以上这样的论述遵从成年人美妙但不美丽的法则。我是一个成年人,生活在和平的国度,本可以负责任,并且获得幸福。本可以有许多朋友和一二爱我的人,我不是不知道怎样获得和守护它们,但是我抛弃了它们,把心柔软的,交给错误与伤害,为的是再看一次,哪怕一眼,看见这世界纯洁得如同一滴水,天空布满光芒,漫无目的地落下,包围,这个虔诚的灵魂。

Alice
2016.6.15


 
2016-06-15
/  标签: 日记随笔
3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