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埃米尔·米歇尔·齐奥朗 《解读堕落》

每个人生来都带着一定的纯真,只是它主动要被与人的交往,要被这种因对抗孤独而犯下的原罪败坏。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决不让自己全新奉献给自己。
同类并非我们的宿命,而是堕落的诱因。

因为无力保持自己的手洁净、心不动,我们与陌生的汗水接触,玷污了自己;因为渴求着恶心、热衷于腐臭,我们便沉溺于众口一词的烂泥之中。
世界已经侵入了我们的孤独;他人的印迹在我们身上,已经擦洗不去。
一切的生物之中,只有人会引发长久的厌恶。

一头野兽引起的恶心是一时的,不会在思想中成长,而我们的同类却萦绕在我们的千思百虑当中,潜入了我们与世界的分离机制,使我们一再看清自己的拒绝,坚决不肯加入的决心。
若说我们每一个字都在赢取一场抗击虚无的胜利,这也只会让我们更为强烈地承受它的宰制。

与他人相遇,无论是交流思想、倾诉真情还是勾心斗角,都只是让我们一同奔向虚无的路上堕落下去。

好奇心不仅引发了原初的坠落,也引发着日日夜夜那无数次的坠落。生命不过就是这按耐不住的坠落,就是透过对话在淫污灵魂贞洁的孤独,就是从古至今、日复一日对天堂的背弃。


 
2016-04-28
/  标签: 摘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