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出山——记清江峡谷一瞥

水从
云与天的饯别处滚下来
挣脱两座顽石的阵痛
又一路
在嶙峋的河床上摔个粉身碎骨

哭声在水去以后才隐约听出
隐约在群山胸膛中回响
伸手一握,却不过是二月
败了色的烟雨

最高处的山头
与最低处的河流
有相同的伟大和庄重

太伟大的事物我不敢形容。

出山的水
就一刻不停地奔流向广阔的平原去了
或同春天一起
预谋一场泛滥的桃花汛亦未可知

而我睡躺在这片冷漠与温柔。

2016.2.18

 
2016-02-19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