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顿悟

昨天早晨青苔爬满了九月的窗台
我视而不见
为了去见一些陌生的人和陌生的枯枝败叶
我调整了表情,故作深沉

这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梦,綴着恰到好处的暗喻
回避叙述的直白通畅
"纯粹理性批判"
除此之外不会引用其他的胡诌的术语

我们都偏爱过没有修辞的风景
像在黄昏你试图拉住她的手
而她躲开了。这样一件简单的事
但这些都已经过去
我们得出结论
衰老需要一种可供言说的意义

我学会贬抑单纯,有时候则深深愧悔
遗忘把镜子倒置后
我依然看见我
不会是另一个人

2015.9.18

 
2015-09-16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