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补更

补更几首诗,一篇随笔,一个短篇。

本来发誓不写完手头的小说不更博,但现在小说还没写完就必须要准备考研了,(学长说要严肃一点对待考试,写作要克制orz )所以博客会继续闲置……等考完再写吧(可是考不上也许再来一年呢……)



《鸽笼》

再一次我看见
天空俯身向顶楼的鸽笼
几乎可以确信
是为了随后,明度不定的蓝色光线
穿越鸽笼的缝隙
沿着光溜溜的墙壁一跃而下
抵达那些等在低处的四方形窗口
居住于窗的背后
就谙熟诸多事物面目残破
在其他季节
也早早显示出三秋过后死者的面容
我们紧挨冷而坚实的玻璃介质
与鸽笼相互眺望
留心收容着被裁成小缎
又分拣成束的贫瘠光线
如此贫瘠
几乎像是过去时日的标本了
因此很难梦见未经修剪的二球悬铃木
比现代住宅楼伸得更高
把鸽子托举,而风
不拘是从北边南边来,从东边西边来
也都在树冠上驰骋
地面上传来一声声孩子的喝彩
如果会有这样的偶然
介质由于人的愿景变得模糊
如同泉水,浮冰,红色舌头上的硬糖
最后竟也慢慢消融
在梦境
在它关于未经修剪的二球悬铃木
谁会相信风的路途上
也有一次,两次,三次的坠落呢
风当然只能存在于高处
树冠上漾起一层又一层鸽群依旧盘旋的无限欢欣

17.10.8


《汾沮洳》

晚晖裁出那些卷云
顺从地暗了,暗了
一张张无度的美的面孔

河水面红耳赤
为着预想的交媾奔赴天涯
天涯铺陈出新妇的床铺

低头的桑与藚
现在同远树秘密地结盟
爱意与爱意之间
扯满了徐徐垂落的帷幕

17.10.8


《三句》

蚂蚁在干草堆上整理大地的断发。

年轻的花朵一个劲钻向日光深处。

山拎着海走过这摇摇晃晃的人间。


10.16于天台南屏


《瀑布》

我们将生起篝火,
在年轻的树林与树林之间
把訇然作响的瀑布点燃。
整个上午它从不放过我们,
一边揭示着,一边拒绝。
求问来自各种各样的角度,
甚至连旁观的山谷
也不会不垂怜了。

我们筋疲力竭。
在别处,你都可以隐忍
求问水而必然无果,
在此地则
被蛛网缠裹、被黄鸟灌醉、
乘坐镂空的阳帽
在激流之上一次次覆舟,
水中浮起垂死的夏季的叹息——

一个深深的洞孔,
孔中涨满了我们的名。
像打捞尘埃似的
我们张开残损的手掌,
打捞随水而逝的名字。
听闻一百座城池
跋层峦而来,涉瀑布而去,
逐一矗立而又逐一坍圮。

我们将生起篝火,
在年轻的树林与树林之间
把訇然作响的瀑布点燃。
整个下午它从不放过我们,
一边拒绝着,一边揭示。
直至暮色惊惶,
重新跃出大地的旧巢,
越过归鸟的羽毛

散入四极八荒。而巨石的阴影
包裹了我们滞留在瀑布之下
烟灰色的心房。
瀑布,作为绢帛的形态
在最低处的缓坡上
折叠又折叠。
原来竟如此单薄,
而几乎就是晨曦再临之前那些最后的星。

10.13 于天台南屏



《路》

她看见同学A在桥对岸的公路上拎着一袋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晃晃悠悠走着的时候,激动得大叫她同学的名字。A也看见了她,加快速度往桥上走,她们就在桥中央相会了。

她看起来那么高兴。真奇怪。她平常怪冷淡的。A想。

A把自己的矿泉水递给她,因为她急切的寻找水。她一口气喝光了大半瓶。


三个钟头以前,她谁也没叫,一个人走出了她们住宿的农家院。那时还是下午光景最好的时候。

早上,她已经认过出村后上山的公路。公路旁边是一条小溪,小溪旁边是一条田间小路。就在现在她与A相会的桥下,这条小路和公路交汇了。

她明明记得,就是在这桥下,小路爬上一条斜坡,与公路在同一个平面上交汇。可是下午,她走到桥下的时候,只看见小路依旧同溪水亲亲蜜蜜地挨在一块,丝毫没有往上爬的意思。

她只好继续在小路上走,期盼着前面还能碰上一处上公路的台阶。

起初,她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小路的前途:要不会与公路相通,要不,兴许小路也是能上山的。直到她被金黄的麦穗和蜷曲的南瓜藤两面夹击,再也没有一处可以落脚,落在这软绵绵的泥巴地上,她才确认,除了原路返回,再没有其他上山的道路了。

她隐约感到,要是今天下午她还想上山的话,最好径直按着来路走回村里,然后再上公路。

这样一来,不是失败得太彻底了吗。

因着她是这么不甘心,所以,当她捕捉到溪流对岸的公路上的缺口,以及那与缺口向连的石头台阶,反射出白闪闪的天光时,她立即琢磨起到溪流对岸的办法。


小溪不算很宽,水流不算很急。如果是夏天,她准会赤脚下水。

今天不行。今天她穿了一条格子裙,一条灰色连裤袜,一件米黄色长针织衫,一直垂到了小腿肚上。完完全全的女孩儿家打扮。

所幸,像所有深藏于群山之中的小溪一样,溪水中零星散布着形态各异的大块岩石,一半儿被水淹没,一半儿破水而出,横卧在水面上。

她来来回回估量了好几处岩石,寻找一座天然的石桥。让她失望的是,可送她安全渡水的那些石块与小路之间的落差太大了,她下不去。

在可以抵达的溪岸边,她试图从别处找几块石头填补溪岸与水中岩石间遥远的距离,但她没能找到大小合适的。

除了凭她自己的两只脚跳到水中那块石头上,再没有其他办法了。

她不是胆小的女孩子。她要是胆子小,才不会在菜地里横冲直撞。饱满的麦穗,低低垂落在她胳膊肘边上,微风拂过,仿佛一群肥硕的金黄色巨型蠕虫朝她进攻。

她不是做过几件比往溪中跳远疯狂得多的事情么?当然,那时候她爱着人。人爱人的时候,就很难好好考虑疯不疯狂,理不理智。

落水给肉体带来的不适感,不可能比他给她带来的精神创痛更难以忍受。或许,落水之后她还会被水底的石头磕破脑袋,这并不足以致死。

她有另外的顾虑: 她并不清楚渡水之后,对岸是不是当真有路通往公路上的缺口。

缺口与溪岸之间,还有三片错落参差的菜地。如果那不过是另一个视觉的陷阱,她根本到不了高出溪岸四五米的公路,她又要怎么办呢?

如果在她欢欣鼓舞地迈过小溪后,又不得不重新涉水回来,她要咀嚼的,就不仅仅是跳不过溪水的失望,而是末路穷途的绝望了。

现在她对田野上的迷宫,积累出一点经验。一块菜地与另一块菜地,看似咫尺之内,触手可及,菜地里每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看起来都充满了希望,现实却是,这些路不是高一截,就是矮一节,就是顺着公路的方向继续延伸下去,并不真的与公路交汇。

已经存在的路,你不亲自走过去看,根本不知道究竟通往何处。更可恶的是,没有路的地方呢,你不亲自走过去看,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路。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话不错,要是有成百,上千个人在这里,当然不怕没有路,区区四五米高的落差算得上什么呢。

有两个人也好呀,只要再多一个,一个就够了,我什么都不怕。她想。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所有的道路都像玩笑似的,哄骗你,欺侮你,简直哪里都走不通。


借口,都是借口。她对自己说。

她不过是恐惧一场微不足道的落水罢了。干嘛要冒这落水的危险呢,她本可以原路返回的。如果没有浪费如此之多的时间在菜地里寻找其他捷径,她早就走在上山的公路上了。

原来她是一个胆小鬼。是谁从前口口声声宣称自己命不足惜的?

胆小鬼。她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都是胆小鬼。她想象不出,她性别上的相异者,那些轮廓线粗率而刚毅的男孩们,会容忍这柔媚的溪流迁延他们的道路。


她面前的水流,遇见了这块让她为难的石头,也分成了两股。她觉得,应当用马远画水图的笔法来画这两股水流,而谁都不会知道,她画的不是水,却是这岸上被水困住的人。

她开始认真看水。作为自己的旁观者,她意识到,这个孑然一身站在溪边看水的形象充满诗意。然而对于水,除了水变幻无穷的表象,她什么也看不出。

一条银白色的小鱼吸引了她的视线。鱼在水的漩涡中打着圈儿上下沉浮,轻飘飘的仿佛全然作了水的傀儡。原来是一条死鱼,她后知后觉。溺水者的尸体在海的深渊中,大约也是这样漂流的。

日已黄昏了,她仍然在原地踌躇,心中渐感焦灼,想要谁来救她。怎么没有一个人来救她一救?环视四面群山,群山漠然相对,只与天顶的流云交好。

倘若,乐观地描述一下她目前的处境,居然也称得上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奇异的,简直莫名其妙的困境是多么残忍啊。

要是谁,现在慢悠悠地走过一亩田之外的公路,且有那么一点闲情逸致,竟想要仔细瞧一瞧这公路边上平淡无奇的田野,就会看到哗哗作响的溪水旁,站着这么一个双脚叉开,半倾着身子的姑娘。

她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是你?A说。原来是你站在那里。

你看到我了吗?她说着,把矿泉水还给A。

哎!我还想着,那人可真奇怪!

A接过水,大笑起来。


10.18
天台 南屏


《把具象还给我》

走到教学A楼的第一级台阶上,我才注意到傍晚已经降临。太阳早不知沉落到哪一栋高楼背后了,冷淡下去的天空还余着一小半儿日光的残影,西边薄云的轮廓线上也笼罩着柔和的绛紫色。重又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到天空和流云,就知道傍晚,不再仅仅作为抽象的词语从混沌的词语之海中浮现。原始的,具象的,调动人的感官的傍晚,自傍晚古老的命名日重新回归了。

路灯还没点亮,树影黑漆漆的,一轮新月悬挂在树影与流云之间,在灰蓝色背景的衬托,绛紫色流云的簇拥之下,并不很明亮,只显出白玉似的淡淡的光泽。我不知多久时候没见过这样单薄,纤弱的月牙儿,一见之下,居然觉得吃惊。这又是具象词语的隐退了。古老诗词所需要的注释,大概远在以词语解释词语之外。我见到新月低悬,才大彻大悟了,古人说的怜月是怎么回事。随即想叫谁来看,想起几个故人的名字,但这只是瞬间的念头。当然没有两个人能看见同一弯月亮,就算站在同一级台阶上也不行。

这是十月末了,我在A楼前的空地上徘徊着彳亍着,腿上只穿了一层单袜,膝盖裸露在冷风里,裹紧了毛衣,依旧冷得发颤。然而任何事情也不能让我从这里走开。我敢这样说,是因为这将暗未暗的天色根本不会给我在诸多繁琐事务与独立寒秋之间做出抉择的时间。从不逗留的好光景,短暂得几乎掖进了时间的褶皱之中,无论何时查看过往生命的日程表,都找不到它们。哪里都找不到。

那注定到来的前景,压得我喘不过气,在它还未到来之前,就败坏了现在,我反而不能把目光牢牢锁定在这弯新月上了。

我焦虑地打转儿,只偶尔抬头看一眼天空,可是,说不定并不是恐惧让我不敢贪看,说不定,我只是承受不住这许多过分的美。它们浇灌我枯竭的身子,我用我全部的心灵感觉到它们,眷念着它们,甚至使观看成为多余的事情了。因此,我一察觉到最好的光景已经溜开,立即就埋头往宿舍楼走去。让我觉得难过的是,即使不再多看此后月亮将怎样缓缓上升,最后一抹晚霞将怎样销形敛迹,我也晓得那天空若不被日光庇佑,便要被人间的灯光占领。每当夜晚的云朵,在城市街灯和广告牌的侵袭下,湖水般驯顺地幻化出浑浊的橙黄,我都听见一个卑鄙的窃贼的嘲弄: 他偷走了我的夜晚。他玷污了月色和星光,不止是这样,他还偷走了点别的东西,以至于连夜晚这个词语本身也变得像个玩笑。我该怎样称呼这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时辰呢。这时辰,怪诞地明亮着,仿佛是从幼年的噩梦里逃逸出来的,一天又一天,无穷无尽,而我不能醒。

如果人工制造的方形套盒成为我们唯一的居所,白炽灯永久地取代了日出与日落,白昼与黑夜,时间就将仅仅是表盘上的指针,液晶屏上的数字。如果永恒存在,以无限复制勾销了生死和衰老的工业器具取代真实的时间,成为衡量我们生命的维度,那些古老的时间的名字,我们甚至不会记得向窃贼索回。

我想起昨日,去上琴课的路上,我又看见白蜡树下遮蔽了仅有的一点儿泥土的塑料草皮。现代工业技艺如此高明,以至于如果不是弯腰亲手捏过那些绿油油的小东西,几乎无法辨认真假。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它们了,也做好了准备再次面对这难以置信的丑陋,可是当它们以实在的形象出现在眼前,我竟想要蒙住双眼快快逃走。我没有逃走,我鼻子酸胀,眉头拧到了一块儿,拧得眉心生疼。我怜悯秋天的叶子,它们现在是漂亮的金黄色,深浅不一而又和谐融洽,是梵高,是莫奈,是雷诺阿那些陆离斑驳的油彩的本真。它们像所有从前的树叶一样,随着季节的变换转变了色彩,不一样的是,大地如此切近又如此遥远,松软的泥土,尽管就在一层薄薄的塑料草皮之下,没有一道缝隙留作树叶的归途,留给它们归向泥土,归向根茎,归于生命终极应得的寂静。

没有一道缝隙留作我们的归途。我应当责备何人的残忍呢?总应当有人为此负责,可我不知道应当责备谁。是我们自身的命运向我们敞开,横陈在我们眼前。我觉得难过,恶心,想要呕吐。什么都说不出。

17.10.22



我们说,活着的点与面、

线条与色彩,

从不固定。

起大风的夜晚,

昼里纤弱的,在另外的时刻

就会变得伟岸。

比如木兰的芽,和高高的旗杆,

现在它们更高了。

我看不见天,

只看见它们。

绳索敲击银灰色的空心柱,

抓住了整夜里其他的事物。


但更灼眼是舞动的旗,

这夜唯一的,滚烫的心。

在身躯的一端沉默,一端挣脱

风的形状,

骤然爆裂的痛楚

充溢旗杆与木兰之间每一寸泥土,

投向一个人

目力所及与不及的一切。


越发干燥了,四月

伟岸的东西让我丢失水分,

那些因着已经死去而精确的

时间点,现在像旗帜

从每一个死亡的时刻,

投射在我周身,

紧紧缠绕每一根手指,秩序井然。

尽管远远看上去

不过像早春的柳枝、凝固的烟、

漫漶难识的,虚影

低低垂落。

激起人转瞬即逝的爱怜。

但很快编织了苍翠如谜的漫长堤岸,

构造出疲倦淤滞的道路。


而我,是某个更加虚妄的东西。

伫立于此地,

即使在白昼,

黎明赋予了每一样有形的体块

以明媚的光彩。

不用提及我——

不能发出一丝声响,

我是故事里,

一个人驯服的晚年。

伫立在,

旗杆与木兰的伟岸之间。


17.4.22


2017-04-22
/  标签: 诗歌原创
4

spring fever

门与窗,纷纷屈服于四月。

尘埃扑面而来

弥散依微的蔷薇花香。


知更鸟的翅膀永恒收敛了。

离开两棵乌桕树

相互眺望的漫长目光。


藏起来:

青色的葡萄藤的曲折。

曾经一直通往我们小小的庭院

最高的篱墙。


那时天空布满大提琴凝滞的琴弦,

尽管再没有一双悲恸的手,

把多变的晚云奏响。


指责我吧,

既然黄昏时候,风向始终正确;

生活的河道,

从纤细的枯竭里载负了

解缆竞发的千千帆樯。


而我,是卑怯的我。

在昏暗的小路上翦除

葡萄藤上逗留的知更鸟的歌声。


她们来自一个又一个,

我不再憧憬的向晚的原野。

星辰和流云,也从那里驰往他乡。


17.3.31

4.1晨   二稿

2017-04-01
/  标签: 诗歌

1。
朦胧的白色雪片
从春天的山谷袅袅升起
绵羊
圆滚滚的身子
投下一朵云状的阴影

2。
不用着急
如果你要去河谷
深蓝色的石头的婚床
阳光喧腾
从一个人面颊的两面
奔逃而过
把时间送给他们
不必是在路上
那条总是嶙峋又崎岖的小路
总是藏满了羊

3。
九月的人会遁入雨和烟
和一把灰伞
浑圆的阴影像是
春天的羊

4。
回来吧
我们不是
都爱低声地交谈
让我们交换两只手掌的纹路
在另外的,陌生的屋檐
在羊的脊背
在河与河
秘密的交叉口

17.3.19

好久不写,没长进,帮人写歌词,写完把原来听曲的第一感受略微修改成了这首诗,好了继续背单去为考试看书背书好烦躁
2017-03-19
/  标签: 诗歌
1

于阵痛中诞生继而脱离
预设的轨迹
我们垫脚站在最高的石英岩上远远眺望
期待中的终点是野地里的早春

泥土孕育着蠢蠢欲动的一茬茬新芽与蓓蕾
春季的面目含而不露
风在人午憩的间隙掠过窗沿
挑动低垂的纱帘又不负责任

抽身而去
含蓄地拒绝
任何一种与时令相违备的窃取

词不达意
在言语脱身而去的空白中
有人面面相觑
有一只节节败退的手

曾经试图矫正和揭示
正如我们曾自喻为先知
盲目地崇拜镰刀,斧头和永远
缺乏温度的铁器

身负假想之中众神的期望
我们日日开拓野地
诋毁每一季把果实叠入土地的大风
然而仍旧是不精确的动物

拥有不精确的美德
死于无知与谬误
这些错普遍
这样地普遍,却又难得

16.12.28
写给中文

2016-12-29
/  标签: 诗歌

读稼轩词戏作

殷切地盼望下雨
别的季节不会
除非是在春天
从清明的诗卷里
摇晃着走出来的那人
蓑帽歪在肩上
一个踉跄步子
从手心脱出的酒壶
也一齐载进他
骑驴回家的美梦

田有牛
牛有四只叮满蝇蜱的蹄
推犁的人在正午
盯着柳叶子
大口吃茶吞饭
柳叶子是柳叶子
无关乎送别
无关乎白娟上的
江岸渡口 烟笼寒沙
缱绻的离情

也与负书的那人无关
屋檐上一场好雨
小窗前几点清愁
恨起来的时候
也把驰往故乡的
风,与月,与云
一一恼过

殷切地盼望下雨
雨来以后又为一地落花
愁的吐血
除非是在春天
别的季节不会
他是心事繁多的人
杯酒下肚
又被莺莺燕燕唤起
对于一次晚间散步
被雨耽延的颓丧

天晴和阴雨反复无常
因物而喜心情也
不过如此
他见春天的喜怒
捉摸不定
料春天见他应如是
酣醉前
会有这样一种清醒
骤然倾入了
候酒的杯

16.10.22



行香子 辛弃疾

好雨当春。要趁归耕。况而今、已是清明。
小窗坐地,侧听檐声。恨夜来风,夜来月,夜来云。
花絮飘零。莺燕丁宁。怕妨侬、湖上闲行。
天心肯后,费甚心情。放霎时阴,霎时雨,霎时晴。

也不是第一次读古诗开脑洞改成现代诗了,之前那首,当然湖光山色来自薄薄的唇角是也是为王摩羯《欹湖》而写,每句第二字连起来是,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云。今晚重复一下那首,感觉意思比今天这个好多了。 烦躁。 今晚通宵读一句顶一万句。
2016-10-22
/  标签: 诗歌
4

乘公交夜归

1.
霓虹交织的海
托起硕大的船只
灰色的剪影

更多的桅杆夭折了
风帆偃息

现在它们沉默地挤在码头
等待购买返程的船票

2.
夜仰卧在街角
啃食招贴广告女郎的头像

向无辜的过路人投递
速食的情书

2016-10-20
/  标签: 诗歌

十月

——给陈忱

是一张曝光欠缺的照片
暗部模糊,细节不可辨认
天空涨满了风
波澜不惊的灰白瞳孔
与原野上
一切生动的事物
消极地抗衡,塑造出现在

草地里陡然出现的小池塘
一副副
疲于打理的旧面容
贮藏过去季节里早早衰败的叶子
雀子从一棵树上一哄而散
飞去时碎落的啼鸣
而叶子
更像是油画布上剥落的颜料
现在重新被拼凑,粘贴在细瘦枝丫

每一种柔韧的线条
都深深凹陷在结疤的疮口
谁也不是更好的倾听者
人在原野的入口处
久久张望,相互窥视
一千种黄与绿的组合
沉默的生平

我如何相信原野
物与物能够彼此信任
既然它们的脉络纤弱
从未相互连属

很快
在冬季来临之前
死亡将从临近根部的叶子开始
缓慢攀援,拉扯这些熄灭了
褪色了
逐渐冷却的灰烬
直至盘踞于空阔的树梢
而现在呢

十月
被漫不经心地荒废着
绿色的火炬仍旧燃烧
白雾,从视线不可企及的天际倾泻
首先攫取了同样遥远的电缆
继而又吞噬锈迹斑驳的铁路

我是沿着这蜿蜒的轨迹
掠过平原
像南飞的候鸟
垂首衔起秋的责备离开


16.10.17-18

2016-10-18
/  标签: 诗歌
1

睡过了整个下午,白昼
仍然漫长得像一块毛毯
像设想中的冬季
和冷无关却有薄雪
覆盖
温柔地包裹

三五场梦
和三五场缓慢的转醒
植物的片段修剪成含糊的人影
十五层楼上悬垂的花枝
也会一晃而过
跳脱窗口的窥视
一个方正的框

清醒时,如同吊死鬼的游魂
混沌时成为纤细臂膀
划破缺乏高光和阴影的空气
在对比浅淡的
阴沉天空
陡然现身
替代太阳锐利的光线

关上门,身体仍然赤裸
关上窗,轮廓仍然勾勒
睡眠是同城市争夺梦境
苦苦求得
又猝不及防
被涉水而来的那只白鹭
衔走

16.10.16

2016-10-16
/  标签: 诗歌成都
1

重庆

灰浆浇筑的酒槽
横陈一条不新不旧的
江,倘若你叫他的乳名
崇山就收回它
狭长的谷地

黄桷垭的天气
适宜考证上一个世纪的情谊
越来越瘦是为正确
而我们的屋子
有丰腴的体态和求生的欲望
像高音谱号
穿越臞瘠的云烟
在茂密的等高线上徐徐上升

他难道还会渡过江水
在江另一边撅起土块
把雨捏成云,把云给吹散
他会眉眼低垂
神情肃穆,如同远祖

期待着瓜分
在初生的日子里仍然完整无缺
一方青翠的丰碑
他的骄傲
也催生新的城市拔地而起

16.10.16

2016-10-16
/  标签: 诗歌重庆
1

人和夜在同一口碗里生锈…

人和夜在同一口碗里生锈
幽窈的。
并不输于喜马拉雅的谷壑
立秋以后,那些鬼魅等待在
白昼的阴影里
在白昼咒骂白昼在夜晚
总算早早地来迟迟地,去
黑色日益深刻了。
充盈满我的房子
自有其恰当和精准
但仍然有更深邃的黑潜伏
在端坐的书柜脚底
脚底溜过一串步履轻盈
是没撬开夜的
浅梦

她感到自己已经缩小
是为一粒砂子
但仍然为一种
即将发生的伟大坐立难安
多年以来斥责和批判都变得稀缺
桂树比四月里的桐花更猖狂
难道不是在叫嚣
最好的时代正在发生。
芬芳不是比任何时刻都炽烈
但与徒然四壁的屋子无关
一间陋室也丢失了
唯一的
可贵的睡眠

椅背上的裙子聚拢的褶皱
成不可辨认的轮廓成
山丘和衰老的乳房
独脚人蹲在窗沿上
用秃残的指头抠出
塞在缝隙里的青苔和尘埃
总要有人比另一些人更早察觉
谁把人间的气味送向高处
谁把陈旧的皮靴收回鞋柜
谁的身躯
最早被制成枯槁的标本
空洞的眼神里,谁的声音
在众多的呼唤里湮没不见

她摸黑写字
吃食,享用晚餐
毫不犹豫地反对开窗
让空气与空气交欢
没有困意敢于攀援
她睫毛上有一千种方式拒绝
穿越层层叠叠的被褥
眠床上睡着另一些人
另一些屋子
另一种
钟爱着伟大的夜晚
难道还有更多的失败等待被装裱吗
有关于芬芳的想象
也骤然爆裂在咫尺之外

16.10.6

2016-10-06
/  标签: 诗歌
9

石堰坪

梦见灰扑扑的土地。
夜里我也会播种稻子
藤蔓蜷曲的南瓜还有豌豆
早晨摘一把羊脖子上清脆的铜铃
随手扔去了
谁也没被惊醒。
只是一边屋子比另一边更冷
许多种冷的滋味我都知道
不同的是现在
坐在闷热山谷的腹部想象日子
绝不会一天天凉下去
这绝对不会发生。

我真不是要骗你。
院子里没名字的公狗想操没名字的母狗
挤在山路上的黄牛
吃的是草,撒的是尿
除此之外
人和山是安逸的病人
一到傍晚
谁都在红泥小灶上被煨得烂熟。

秋天的雾从土里长出来
我的稻子,南瓜,豌豆和铜铃
也从东到西,次第而出
我真不是要骗你。
石堰坪的山和山
每天都在切分渐短的白昼
而唯一能填满山谷之间硕大空隙的
不是高处那张秘密的神的面容
只是我眼里落进
又一粒人世间的尘土。

16.09.30

2016-09-30
/  标签: 诗歌张家界
2

在家里

在家里
我也把衣服穿得整齐
发梳三遍
趴在地板上寻找死去的发
然后默默拾起

袜子的温暖送给每一个脚趾
再也没有缝隙留给秋天
褪色的干花送给泥土
古老的脏,我努力清扫
捧出一个纤尘不染的空的瓶

足不出户
我不怜悯雨伞和皮鞋
还有其被我荒废的事物
在家里,我当然是一个冷淡的好人
没有一面窗户会把我看见

16.09.14



2016-09-14
/  标签: 诗歌
1

湖的自白

死亡的前夕
数十个秋天一齐回溯

它们也回来了
——被人细长臂杆带走的鱼群
 淤泥中兀自腐烂的陈年的苇丛
 酿了桂花酒的水的浪子
 千百万个月夜寂静的魂魄
 
在人的身边
我感到自己是一个富足的湖
在今夜里
人回来了,还我以砂土


甚至你给我的死亡也不能剥夺我的富足



16.09.12

给小区旁边即将被填埋的无名小湖

2016-09-12
/  标签: 诗歌
3

在归还了果实的枝头我归还

秋蝉被顽童一齐捉走的夜晚,
是在白露过后。
天一下子就凉成
石榴果实青红杂糅的色彩;
天凉了,
我就剥开一颗圆熟的石榴。

在归还了果实的枝头,
我归还五月里,
快活地闪烁的目光。
在归还了河水的河床,
我端坐着,
我是所有那些失去了面孔的石头。

干瘪的手臂如今也挤满颓丧的新土。
过去我确实向往过
岸边涌向太阳的植物那
谦卑而秘密的根须,
直到这些微渺的事物,
竟然也绝不温柔地把我约束。

16.9.9

2016-09-09
/  标签: 诗歌

立秋的前夜

1.
夜晚的山,是人繁复的灵魂的倒影
山的倒影在
荷塘酣眠的花蕊上

2.
我已不再艳羡,悬于高阁的星辰
低垂了臃肿的头颅
黑夜从许多只瞳眸中一齐涌现

3.
最后,缓慢的遗忘发生在人与山的友谊之中
而对于一场促膝夜谈的渴求
如同口腔深处暗自萌发的一颗智齿

4.
流萤穿梭于草叶间
但我看见那一切闪闪发光的事物
皆是水波内在的欢愉

5.
暗绿的湖水有时陷入可怕的沉默
我常恳求蜉蝣多写一行潦草的小字
由于打开这世界的方式,我与你们绝不相同

6.
在清晨,燕子总之会来把我衔走
离开悬铃木落叶四处游荡的城市
那时南方的美人还做着深春荒蛮的梦

Alice
2016.8.6

2016-08-06
/  标签: 诗歌原创立秋
1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