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安静

有人言,看狗脸比看人脸可爱;才子心高气傲,亦是懒得瞧几张人的面孔,只爱瞧些青山绿水,春花秋月的。这就奇怪得很了。人在人群中要求被了解,放声疾呼往往也不被人听见,弄得精神萎靡,黯然魂销的也有,这人既不被人理解,却去找更不能把他理解的花花草草说去。他甚至不必说什么,只觉得相对无言也很得些安慰。

他以为花花草草各自长各自的叶子,嫩生生的绿得好看,到了时候就开花,便比人温和恬淡些,闭了眼绝不肯去想,那树上生者槲寄生,枝下攀着菟丝子,树皮里头有虫啃它的心,泥土下面有菌子食它的根。一棵树,一根草,长这么大,看起来健康活泼,其实比瞧它的人活得累许多。它只想着明日也得在众生之中拼命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还要怪罪你作为一个人,抢占它繁衍生息的土地,你却宁愿爱看它,不爱看人,这没有道理。

人妄图获得彻底的理解,等到终于知其不可为了,就干脆转而投奔彻底的不理解,享受那因为物种差异造成的亘古寂静。

凭世界之大,却没有哪一个角落真正安静,纷争与战火从未止息。我们之所以觉得一个人,一群人,一棵树,一座山,一湾水安静,皆是因为我们彼此语言不通。

安静,是隔阂造成的错觉。安静到了极致,最深远的隔阂也成为最通透的相知。

16.12.30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