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于阵痛中诞生继而脱离
预设的轨迹
我们垫脚站在最高的石英岩上远远眺望
期待中的终点是野地里的早春

泥土孕育着蠢蠢欲动的一茬茬新芽与蓓蕾
春季的面目含而不露
风在人午憩的间隙掠过窗沿
挑动低垂的纱帘又不负责任

抽身而去
含蓄地拒绝
任何一种与时令相违备的窃取

词不达意
在言语脱身而去的空白中
有人面面相觑
有一只节节败退的手

曾经试图矫正和揭示
正如我们曾自喻为先知
盲目地崇拜镰刀,斧头和永远
缺乏温度的铁器

身负假想之中众神的期望
我们日日开拓野地
诋毁每一季把果实叠入土地的大风
然而仍旧是不精确的动物

拥有不精确的美德
死于无知与谬误
这些错普遍
这样地普遍,却又难得

16.12.28
写给中文

 
2016-12-29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