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12.13

这季节里,喜越发微不足道,愁每天都褪色,并且被风,从我的身体上剥离,零碎不堪,不盈一握,大有改头换面之势。没错的,那些使得我是为我的事物,而今也物竞天择一般,竞争不过时间和日新月异的世界,于是不得不变幻着,成为另外的东西。无论是哪一种面目,说实在,都令人好生厌倦,但是适应变化引起的不适远胜过适应陈腐的过去。

我是懒惰的。

时间也像叶子,哗的一声散开了。从可观可感的一棵树,一个漂亮的,郁郁葱葱的整体,碎落成纷纷扬扬,转眼就不知所踪的枯叶,在某处悄无声息地蜷缩下来,等待被腐蚀成泥土,回归到一个令人失望的零。

如此残酷的刑罚,独独加之于我们这样的生灵,年复一年观察万事万物的结局,且有那么一群愚笨的刀笔吏,不辞辛劳,前赴后继地记载过去十多个世纪里,那些轮回反复的生死。先人欲让我们知晓,天地亦以万物作书,纵笔为文。这万里迢迢,又别无选择的,归途呵。

我早已扑倒在地。泪痕上生出厚厚的茧,两眼空无一物。可是谁在奋起反抗?谁在那边唤,在愤怒像一只无知的小兽。究竟还有谁,依旧战栗在寒风里四肢冰凉,却仰着他红扑扑的,闪闪发光的面庞,还在追问永恒追问一个偶然形成的季节存在的意义追问,他一切微不足道的悲欢成于何物,归于何处。

无论如何我确知的是,勇士至少在古老的经文之中,令人欣慰的永生。一种不可测量计算的维度,我们神灵的居所,我们最后的守护人。我和大部分同类一样愚笨,自看见那树兀地凋零就一病不起,苦苦寻求苍翠啊追求那,丧失了的郁郁葱葱的圆满。因此构筑了我们的神,不问真假虚实,只求与时间抗衡,因此我们创造了两种书籍,一种书籍留下知识,一种书籍却留下了光。

可是更多时候,我徘徊在这世界上任何两种互不相容的确定之中,摒弃知识,亦憎恶光芒。他在晨与昏的交界线上,被光和暗同时扎得满身洞孔。他揣测,这复杂中,也该有另外的荆棘路。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