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初雪

现在冬天是我了
我推开我自己
有预料之中的
颤抖和迟缓
如同风止后的雪
有骤然放缓的脚步

无妨
柔软的事物总之是要驰骋
穿越大气坚硬的壳
树木的枝条、房屋的墙、
胸口的肋骨
有抵达的热烈
有最寂静的路途

先人的遁词
早早穿越过共和国的旗帜
重又漂浮在冬天的木碗
碗有一汪寒凉的水
一场无波无澜的等候
而追捕的手从无月的夜
扑向轻捷的旅客
摧折三片的六片的羽翼
留下一个
被错置了期待的早晨

现在我推开冬天
拒绝完成的降临
揣测一个季节的去向
揣测下一秒钟左右脚的先后
揣测死于寂静的初雪
曾经摆出过不卑不亢的姿态
是为了哪一个目送的人
在过度悲痛之前
紧闭了双眼

11.28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