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十月

——给陈忱

是一张曝光欠缺的照片
暗部模糊,细节不可辨认
天空涨满了风
波澜不惊的灰白瞳孔
与原野上
一切生动的事物
消极地抗衡,塑造出现在

草地里陡然出现的小池塘
一副副
疲于打理的旧面容
贮藏过去季节里早早衰败的叶子
雀子从一棵树上一哄而散
飞去时碎落的啼鸣
而叶子
更像是油画布上剥落的颜料
现在重新被拼凑,粘贴在细瘦枝丫

每一种柔韧的线条
都深深凹陷在结疤的疮口
谁也不是更好的倾听者
人在原野的入口处
久久张望,相互窥视
一千种黄与绿的组合
沉默的生平

我如何相信原野
物与物能够彼此信任
既然它们的脉络纤弱
从未相互连属

很快
在冬季来临之前
死亡将从临近根部的叶子开始
缓慢攀援,拉扯这些熄灭了
褪色了
逐渐冷却的灰烬
直至盘踞于空阔的树梢
而现在呢

十月
被漫不经心地荒废着
绿色的火炬仍旧燃烧
白雾,从视线不可企及的天际倾泻
首先攫取了同样遥远的电缆
继而又吞噬锈迹斑驳的铁路

我是沿着这蜿蜒的轨迹
掠过平原
像南飞的候鸟
垂首衔起秋的责备离开


16.10.17-18

 
2016-10-18
/  标签: 诗歌
1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