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睡过了整个下午,白昼
仍然漫长得像一块毛毯
像设想中的冬季
和冷无关却有薄雪
覆盖
温柔地包裹

三五场梦
和三五场缓慢的转醒
植物的片段修剪成含糊的人影
十五层楼上悬垂的花枝
也会一晃而过
跳脱窗口的窥视
一个方正的框

清醒时,如同吊死鬼的游魂
混沌时成为纤细臂膀
划破缺乏高光和阴影的空气
在对比浅淡的
阴沉天空
陡然现身
替代太阳锐利的光线

关上门,身体仍然赤裸
关上窗,轮廓仍然勾勒
睡眠是同城市争夺梦境
苦苦求得
又猝不及防
被涉水而来的那只白鹭
衔走

16.10.16

 
2016-10-16
/  标签: 诗歌成都
1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