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人和夜在同一口碗里生锈…

人和夜在同一口碗里生锈
幽窈的。
并不输于喜马拉雅的谷壑
立秋以后,那些鬼魅等待在
白昼的阴影里
在白昼咒骂白昼在夜晚
总算早早地来迟迟地,去
黑色日益深刻了。
充盈满我的房子
自有其恰当和精准
但仍然有更深邃的黑潜伏
在端坐的书柜脚底
脚底溜过一串步履轻盈
是没撬开夜的
浅梦

她感到自己已经缩小
是为一粒砂子
但仍然为一种
即将发生的伟大坐立难安
多年以来斥责和批判都变得稀缺
桂树比四月里的桐花更猖狂
难道不是在叫嚣
最好的时代正在发生。
芬芳不是比任何时刻都炽烈
但与徒然四壁的屋子无关
一间陋室也丢失了
唯一的
可贵的睡眠

椅背上的裙子聚拢的褶皱
成不可辨认的轮廓成
山丘和衰老的乳房
独脚人蹲在窗沿上
用秃残的指头抠出
塞在缝隙里的青苔和尘埃
总要有人比另一些人更早察觉
谁把人间的气味送向高处
谁把陈旧的皮靴收回鞋柜
谁的身躯
最早被制成枯槁的标本
空洞的眼神里,谁的声音
在众多的呼唤里湮没不见

她摸黑写字
吃食,享用晚餐
毫不犹豫地反对开窗
让空气与空气交欢
没有困意敢于攀援
她睫毛上有一千种方式拒绝
穿越层层叠叠的被褥
眠床上睡着另一些人
另一些屋子
另一种
钟爱着伟大的夜晚
难道还有更多的失败等待被装裱吗
有关于芬芳的想象
也骤然爆裂在咫尺之外

16.10.6

 
2016-10-06
/  标签: 诗歌
9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