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一点闲话


今天看了好多画手的博,感觉呆在二次元世界画画的妹子都超可爱,如果当初没有阴差阳错地报了国画,大概现在的自己就会成为那种可爱的内向但是常有些小小的幸福快乐的女孩子吧。

有一种好像自己念不是美术的错觉。但我念的的确是一所美术院校,只不过造型院和插漫,摄影,设计专业的学生从精神外貌上来看就有显而易见的差别。这差别是历史感造成的,是每天面对的艺术有无漫长历史里产生的庄严肃穆和高不可攀的经典造成的,这差别是每天身处于生命衰落的古典文化与处于新兴的蓬勃发展的二十一世纪文化的差别。过去我总觉面对经典的压力,又产生挽救古典的无力感,今天才惊觉我心中还有一种长期自我边缘化的惊慌。大一时读书读到"知识分子边缘化"的标题,我只把它当做一个历史问题来看,仿佛二十一世纪没有承接二十世纪似的,今天才真正意识到,边缘化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两年我已经认准自己走的这条路,不曾想过另一种生活,另一种可能,今天偶然想到了,不免觉得现在的艰难十分可笑,仿佛由于走了这条路而带来的种种苦痛都是虚假的,不应当发生的,种种忧愁都是杞人忧天,自作自受。一些严肃的事情真的还需要正襟危坐地严肃对待吗?我好像陡然瞥见了二十一世纪的面孔,这是一种承接了浪漫的,荒诞的,恣肆但是自信的笑容。

我总是在故纸堆里愁眉不展,偶尔抬头看看今人书画,便心中鄙夷不屑一顾,今天难得换了一个视角,似乎有幸窥得一点文化脉络难以琢磨的走向,我为现代化而高兴,那是昆德拉的"绝对现代"了。可喜可贺,当有一天我们这个时代被写入历史时,它会像我读过的过去任何一段历史一样美妙多姿,几乎令人神往。




再扯点别的。今天早上试着再画一点插画,其实比高中画的好,画画是一个蛮奇怪的东西,它和乐器不一样,乐器一天不练只会生疏,画画许久不画却可能反而有进步,仿佛之前学的东西会慢慢被吸收似的。可是初中时代什么画漫画的梦想的确成为过去式啦,已经慢慢不会二次元卖萌,二次元-2.5次元-三次元进阶已经完成啦。尽管偶尔卖个萌,那种复苏的年轻少女心还是让人感觉很好~
 
2016-09-14
/  标签: 随笔日记
8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