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在归还了果实的枝头我归还

秋蝉被顽童一齐捉走的夜晚,
是在白露过后。
天一下子就凉成
石榴果实青红杂糅的色彩;
天凉了,
我就剥开一颗圆熟的石榴。

在归还了果实的枝头,
我归还五月里,
快活地闪烁的目光。
在归还了河水的河床,
我端坐着,
我是所有那些失去了面孔的石头。

干瘪的手臂如今也挤满颓丧的新土。
过去我确实向往过
岸边涌向太阳的植物那
谦卑而秘密的根须,
直到这些微渺的事物,
竟然也绝不温柔地把我约束。

16.9.9

 
2016-09-09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