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对应

黄昏的海面松开了轻佻的流云,
蓝和蓝就渐次相遇。
那时候
扶疏的枝条也松开,
绿叶之后半透明的羽翼;
七月八月的稚子;
沸腾的
歌声。

狹長的柱狀陽光,
總在這樣的一刻
剖開銀灰色玻璃幕樓,
片刻后又遺忘
自己必然到達的目的;
留下缺乏水的
溫婉的
城市。

城市也把我並無目的地挽留。

水泥和瀝青常年如一,
无妨寂寥的矮墙描摹
花枝悬垂;
镀金的阴影紧扣风的起止
摇移不定。
我平淡生活的快樂
如同駛過幕樓间黃昏的歌声,
總戛然而止。

那片隱影;
那種搖曳。
某個時刻;
某件事物。
如此玻璃渣般猛扎向我心的,
仿佛是靈魂某一部分,
突然發現了它在萬物之中的對應;
我也從我單調的生命中,
把妳發現。

很快,時辰就會告別黃昏。
在妳凝望过的深褐色土地上
流淌的那片白
我说:

只可能是我把你倾慕的灵魂。

Alice
2016.7.25

 
2016-07-26
/  标签: 诗歌
1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