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致16年夏

明晃晃的綠色
從七月天空的白洞中突圍而出
該成熟的就應時而至了。

再次睜眼時太陽的長袍
秀滿整個春天孕育的羽翼漸豐的雛鳥
被枝丫捧住被我的雙手
高高舉起

天和海就不再有了。

很多年里
我都希望再次相遇的人和物
現在靜靜熟睡于
層層疊疊垒起的白色魚骨

至於剛剛到來的嶄新面龐
又同春季的一起
抽離我的生命,奄奄一息

沒有什麼緣故。
夜晚總要有星星墜落
也會有人
從大地浩蕩的綠里倒飛而起

同樣美麗的弧。
短暫並且憂鬱
日復一日伴隨夢境和清醒
又像病痛: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了。

Alice
2016.6.16

 
2016-06-16
/  标签: 诗歌
2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