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地面让人局促不安……

地面让人局促不安。
阳光增强角落里每一粒尘埃的锐度
扩大
这些女人的笑声
滚烫地溜过、从尘埃中涌现
勾勒唇眼,鼻
如此清晰、锐利的轮廓
足以割伤三月
柔弱无援的新生儿。
然而如果,比如此刻
我站在神的居所
站在太阳恩惠的来处
我不再认出这座城市,
这些幽暗的窗口竟窥视过我
也曾掩藏过一个早晨她
从久远年代的睡梦醒来的惊愕。
我不可把它责备,光
过分盲目又过分仁慈地惠临
树梢春季纯洁的信使
施工地落魄的断瓦颓垣
但并非不可
用比一颗恒星用更挑剔的目光审判
我必然的安葬之所。
地面让人局促不安,
我迎面撞上了我可爱的姐妹
像柔软但坚韧的枝条
撞上
此季的大风。
随即阴影撒了满地。
只有偶尔停落的鸽子
才骤然被木质的疼痛惊起。
任何短暂地停留
都会使双腿僵直,
违背心灵的意志,脚掌
开始生长纤细的根
正是埋伏着危险的安定的囚笼。
对于玉兰闪亮夺目的白
一种厌倦也会滋长。
迈开新的脚步
无事仍需犹疑,
这偌大的人间
你尽管漂泊。

3.28

 
2016-03-28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