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太阳从来没有忘记发光,月亮从来没有忘记满圆,为何白昼依旧如此晦暗,夜晚依旧如此残损呢?在这夜里,月光仅仅照耀着平原上一汪湖水,我心间也也仅仅藏有它皎皎的光,荡漾它清冽的波纹,但这些于现世无补。窗外有叫春的猫,这才是三月,这才是人间的夜晚。 只要抬头看一看,我就知道春天的深处只会有一个人。你看那个人,马上就要在疯长的百草里死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