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十二月诗六首

问答——写在十二月八日北京首次启动雾霾红色预警后

伫立在被霧霾封鎖的城市的中心
云翳淹没了我们引以为豪的屋宇
一再擦抹光洁的镜片
为睁大双眼仍然寻不见天空和泥土
我嚎啕哭泣

这种抑郁是我们时代新的产儿
微尘自城市暗黑的工厂
占领我们光洁而智慧的前额
人亲手铸起巨大的气溶胶的囚笼
终于比江流更浩瀚,比山峦更嵬巍

灰袍子的国王
十字路口守满了你飞扬跋扈的卫兵
是我们选择决绝地抛弃上帝和母亲
此时此地却开始反有被上帝抛弃的恐惧
愚昧总是与聪慧啊亲密相随

饕餮者不会停止享用咀嚼吞咽的快感
浑浊的空气盛产丰腴的肉体
视而不见的病症总有病入膏肓的结局
亡羊不补牢。亡羊不补牢。亡羊不补牢!
利益至上时代的牧羊人不再为走丢的一只羊放弃羊群

双膝跪下为了最后一枝因窒息而枯萎的花朵
我恳求它不要离去
回答我谁还能够给予我们最后一次的宽恕
谁还有资格
重新追索纯真与美丽

“你要承认你不可辩解的罪过。
承认踽踽独行的朝圣是卑劣的逃避。
因为分享共同的家园,
我们分享共同的命运。
我们需要质疑和追责,
我们也需要相爱与相惜。”

“收回你潸潸的眼泪,
我需要的是天空的甘霖;
收回你青紫的双膝,
我需要的是肥沃的土地。
正是时告别煽情与忏悔,
除了你自己怎会有其他人原谅你?”

“纯真不会消匿,
短暂的阴霾将蓄积焕赫的光明。
美丽不会死亡,
耐心等待美再一次盎然的生机。
听我说,我已看见了腊尽春回,草长莺飞……”
奄奄一息的花朵答完我的痛苦终于离去

我因窒息而枯萎的最后的花朵
美丽与纯真都是在至死不渝的信念里
如此圣洁地死去
我将把她高尚的遗言刻成庄重的碑铭
尽管花朵不知无人再为高尚哭泣

我们情愿追捧虚假,荒诞,抑或无伤大雅的揶揄
我们承担不起过度的真实,严肃
还有浪漫主义的诗句
让耽于理想的青年自行上吊
让金碧辉煌的筵席轻歌曼舞至天明

伫立在雾霾封锁的城市的中心
我嘶哑的嗓音唤不起渺远的蔚蓝和爱意
让我绝望的是他们空无一物的眼睛
让我绝望的是我们在无以言喻的孤独里分享
分享黯淡的前程和调败的光阴

这年冬天,每一根枯枝上都缀满了昂贵的
晴朗的梦想。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告诉我谁摘下它们
谁把光明的诗篇唱响
不是我
我只是明日的




2015.12.8

动画

枯枝松开了最后一片黄叶后
从此没有颜色的城市
好像多年以前看过的
忧伤的,黑白动画

他们为何还像过去的那些人一样继续从前的生活呢?
昨日的世界已经死去

我该走;让我


2015.12.9


布置

想必是为了什么
盛大、饱满、沉着的愿望
为了经年不至的洪流
泛滥过明日葱茏的原野
天空正酝酿雪
困顿如陋巷中的午眠的吉他歌手

另一些人
在落满灰尘的窗台布置金鱼、石子
在温室中布置孱弱的深冬的花草
在半熟的宣纸布置笔墨
在更大空白里
布置幽幽的檀香

我们就是这样一种温文尔雅的风景搬运工
大多数情况下不问世事
与欲雪的天气也遥隔千里
只是记住些平留圆重变 
焦浓重淡清
还有那丈山尺树 寸马分人的道理

仍然太过费心劳神
布置一幅可居可游的黑白山水
——毕竟是布置我们时代最坚贞的操守
让他们尽管去走叔明的山
大痴的水
看元镇的树好了

至于我
最后的重要的事
只是在空气凉爽而清洁的早晨
你饮下起床后
第一杯温白开水
让我为你布置
我们小小的
庭院
和小小的



2015.12.13


鲜花盛开的码头

撑一支长篙
船缆
松开了岸堤
披上愈浓醇的夜色
再一揖老屋东歪西倒的家具
走吧、走吧
开始这筹备已久的航行

穿越过低矮的石桥
我听见白日里姑娘歌声悠扬
渐远了青苔深深石阶
渐远了,黑瓦白墙的小巷
低垂的树枝轻哄晚归的鸟群
夜风中飘荡呀
是她温柔的絮语

今夜的游鱼托起的
今夜的
静默的河流上
我只与平原的薄雾对饮
饮阑珊的灯火、虫鸣
饮阵阵摇橹
还有流水的清音

地平线上最后那盏昏黄
是否是昨日 初晴的傍晚
孩子读诗的余音
沉醉、微醺
蜿蜒的河道送走了又一畦韭绿
依依惜别呀
是我夜航的舟楫

我知道
我只能带上最微薄的行李
是三五本小书和
一二封长信
管前途开阔的水域
有什么礁石还是风雨?
我岑寂的长夜
陪伴着芒草与流萤
没什么可担忧的
毕竟
东方初白的清晨
崭新的生活等待着我
——你也等着我
在鲜花盛开的码头

2015.12.14


起风

不起风的时候
云朵就停泊在一隅
天空的港口
呆滞、迟缓
像船只遮蔽着大海

如果起风
云朵就开始奔跑
像春天的草帽
跑得很高、很高
眨眼就追不到

我不会奔跑
我扣上我的厚棉帽子
掖好漏风的衣领
从云奔跑的地方慢慢地、慢慢向南
走回我太阳下的家

那是个草木常青的地方
随手抓一把
都是去夏裁落的
笑声、还有
小妹妹乱丢的布娃娃

2015.12.14


麦秆

金色的枯枝
伸向天空
寂静
冷落
像一垛
太阳下的麦杆
早晚的浇灌去了
殷切的期盼去了
嬉闹和奔跑的
孩子们
通通散了
旧交去了城里
再也没有回来

我心上的忧愁
也像一千垛
太阳下的麦杆
金黄
温暖
记忆着
鸟雀在那里
田鼠和野兔在那里
北边来的风
东边来的雨
还有整个秋季的
丰硕与萧瑟
都在那里
你也在那里

2015.12.18



 
2015-12-09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