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七月诗三首

对面  2015.7.1

对面飘落的白色塑料袋像一只猫的傀儡;
蝉声是七月的陈词滥调;
白杨;雀子;晒太阳的球鞋;出走的中筒袜子;
四层宿舍楼的镀金砖头依旧明亮——
像冬天那样也像春天那样像我钟爱的玩具城。
一幢漂亮的道具;
而那些半拉帘子的玻璃窗户紧闭,死物应当在这里复活,活物应当在这里死去。
灰黄的破布上长满虱子和捉虱子的猴。
我只做观望,和被观望的;
谓之对面楼的眼睛。

薄荷  2015.7.9

我坐在我攒满尘埃的窗台,

很凶地恋着爱。

冲着太阳高举起刀子和针

并很凶地哭。

但这并不比一支垂死的薄荷动人——


这柔弱的小东西,

我让它死,它便死了;


天空还像四月

像我从五道口的高高的天桥

把薄荷带回我的攒满尘埃的窗台


欲雨 2015.7.9

那些衰败的向日葵,金黄的瓣朵落尽了。
暗绿的脑袋低垂,
圆圆的鼓胀着,含满了从四月至六月的
雨水。
竟如同少女的初次的开放一样,
怯生生。

不知道雨有没有落下来。
窗外,
向日葵落尽了而台风又至。
阴郁的云朵垂得更低了,向我羞怯的花期已尽的向日葵。
天欲雨。
他唤我丢下我的屋子,快些,我们出去。

来源:衍安

转载自:衍枝子  
2015-07-01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4)
  1. 衍枝子衍枝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衍枝子衍枝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