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我有过无所事事的二月

在江畔书屋里听N姑娘弹巴赫

光明世界的大门只对我打开一个下午
              血色蔓延的巴洛克式的下午
              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的漫步
你的纤软手指、黑白巧克力的琴键、莎乐美和卡门
此刻只剩下光明中臆想的无边黑暗(这当为真实了!)
倒下、倒下、倒下吧,我依旧是尘埃弥漫的往事里一页
黯淡无光的断章
——没有一双手肯仁慈
将它撕得粉碎
 

对空抚眉

春天。春江。春风。春日。
我在二月对空抚眉
眉头紧蹙如春水
幽深的小路溢满了昨日的芬芳
天色将晚
这样的黄昏总有一个人在叙旧!
抚眉。蹙眉。挥手。逗留。
我愿一头扎进你的暮色
做那天际最淡的,最淡的一片云朵......
 

绑架的状态

赐我一把剪
在剪与不剪之间却犹豫不决
彼方与己方的锁链纠缠
下手之前没有一种可能在
允许被预料之列
 

标签

我心口扎满了关于你的标签 

和别人说话时,不经意地被提到的词语 
都是对准我我枪口 
无声地射出绝望的子弹 
只有氧原子对碳原子说 
看,她正在死亡
 

午夜的愤怒

山那边有一个幸福的人
他在晚餐时分对着
荡漾着烛光的银盘和
一桌丰盛的食物
祈祷山外也有一个幸福的人
路过他的祈祷的旅人在清晨消失
没有一个目光目送他离开
 

困境 

当灿烂的星空不再成为视线追逐的风景——
我游荡在我的城堡从每一扇紧闭的门前走过
打开它们再哐地一声关上
妄图找到一个活着的生物

曾经倒映星空的水域已成为成为一汪跨不过的死水!
曾经恣意飘荡的孤舟已生根为寸步难行的礁石!
她叹一口气
决定在死水和孤岛上
也做一个幸福的人
 

在日落以前睡去

在清晨与黄昏
不要睁眼,亲爱的
这是只允许用耳朵聆听的时刻
因为一睁眼
你就必须要为月亮与太阳,黑夜与
白昼
 ——这全世界最匆匆的相遇与告别
 献上你珍珠似的眼泪
 

我有过无所事事的二月

这是唯一的无所事事的二月
这是唯一的无所事事的人生
这是唯一的无所事事的痛苦
这是唯一的无所事事的自由
我代二月向你问好 


Alice

二〇一五年三月整理


2015-03-04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