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想一月里,在南方等初雪,雪后,便可以在含苞的茶花下写你的名字。用折了的树枝,写歪歪扭扭的字。不必用什么隐晦的称呼或者字母,尽管光明正大地,写你的名字。明天雪就会融化,但那花枝荫蔽下的雪会化得慢一些,泥土湿漉漉。

 春天来时茶花开的得烂漫,你俯身凝望,或者仅瞥一眼便笑着走开,不知道花下有过你的名字。且那时候,我在北方的料峭春寒里做一个关于你的明媚的梦。

 那梦里没有茶花也没有雪,只有你和我,并肩躺在澄澈的天空下,读亡灵的诗。

2014年冬

来源:衍安

转载自:衍枝子  
2015-06-13
/  标签: 日记
   
评论
热度(2)
  1. 衍枝子衍枝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