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木心 诗歌摘录

《杰克逊高地》

五月将尽 
连日强光普照 
一路一路树荫 
呆滞到傍晚 
红胸鸟在电线上啭鸣 
天色舒齐地暗下来 
那是慢慢地,很慢 
绿叶藂间的白屋 
夕阳射亮玻璃 
草坪湿透,还在洒 
蓝紫鸢尾花一味梦幻, 
都相约暗下,暗下 
清晰 和蔼 委婉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1993


年轻时也以为一老就全老 
 而今知道,被我知道了 
人身上有一样是不老的 
心,就只是年轻时的那颗心 
——《五月窗》 

《晚声》

傍晚,小学生回家了 

市声营营然,我躺在暗室里 

此种氛围最富人间况味 

杭州,二次大战乍歇 

我十九岁,寓居城隍山下 

考取美术学校要去上海了 

得意归得意,伤心真伤心 

失恋,思乡,久慕的流浪伊始了 

乃知流浪并不好,小学生回家好 

我喜看炊烟,闻水的腥味,野烧草香 

都市中只爱听日夜不息的市声 

耾耾然,盈盈然,平稳,低沉 

与己无关,与己有关,俗世的奏鸣 

十九岁的时候已经厌命而贪生 


那么一切要等明年了

小孩子是不知道等待的

只知道石榴给花开暑假到来

——《蚕歌》


《金色仳离》

我喜欢

没有意义的事物

我的情人

就这样

不许有什么名称

来妨碍我俩的爱


明净仳离

就这样

记忆中的情人

仍然没有意义

和那些不具意义的

骄艳的事物在一起

1995

《号声》

夕阳西下

兵营的号声


号声不悲凉

每闻心起悲凉


童年,背书包

放学回家路上


夕阳斜照兵营

一只号吹着


二姐死后

家里没有人似的


老年,移民美国

电视中的夕阳,号声


号声仍然说

世上没有人似的

1995

《眉目》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 

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如若再晤见,感觉是远远的 

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走过 

只剩地平线,早春的雾迷蒙了 

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美 

美,我就病重,就难痊愈 

你这点儿才貌只够我病十九天 

第二十天你就粗糙难看起来 

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 

别人怎会当你是什么宝贝呢 

蔓草丛生,细雨如粉,鹧鸪幽啼 

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静等那足够我爱的人物的到来 

1996

 
2015-09-30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