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四首

立秋  2015.8.16

一 。
没有细雨

黄昏还是明亮起来了

天空阴郁了  许多个八月

但总要有一个,比如像今日的

一个。

日子顽固的

那群灰色云朵

悄然退场。并且阳光金黄而辽远

尽管我明亮的那扇

落地窗前

丢落着片片挽歌、落叶和昨天

他们未答复的更遥远的信笺

既不走开

也不回来

二。
在立秋
树上的果子又沉了几分
路上的秋凉
近了几里
那张忡怅的脸衰老了
和这个世界熟了几层
近年如是。还有陌路的人
回声渐不可闻


远灯  2015.8.24

那盏橙黄色的远灯骤然熄灭了

它曾有掌心一只蜜桔的甜蜜和暖

遂替补以睡眠  

像无火可扑的

飞蛾

总要以另一种和平且优美的姿态陈述余生


白鸟  2015.8.28

[之一]

用翅膀衡量一种美的高度

方向指向年少,但有更寥阔的视野

风起时可成为利器

尽管不确定的闪现且,时常摇摆

他记住阵雨;子夜暗涌的云和星群

还有泛鱼腥味的早祷

倘若明日会光明

至于被称作洋流,或者风的更迭的事物

高于永恒

与其相似的是他们同样偶尔聚合,偶尔破碎

偶尔置他,和无数个他的化身于统一

又于各自虚妄的梦

啊放歌啊

鲜润的蓝和寒冷

当风景陈旧而且昂贵。此处仍为

千千镜面中可挑拣的唯一 

请于是休憩


[之二]

饮一瓢温酒需廿八年

裁一叶秋

可遮蔽圆月

       他梦里常见白鸟与海

对于这种复杂

他偶或明白


十四行 ——给W先生   2015.8.28                                       

有时候我不能控制   憎恨和绝望溜进目光的深处

尽管他们包裹在悲戚的皮囊之下   并且转瞬即逝

却足以毁掉又一个没来的及鲜妍就   凋败的日子

如此循环往复是魑魅和魍魉   卑劣的预言和先知

而令我无法呼吸的是日光   晃过每一张模糊的脸

弥漫出苦咖啡的浓香   但我不再听他们彼此呼唤

秋来的如此乏味   仿佛古老的黄铜塑像渐渐生锈

金色一瓣瓣剥离了   而时间的箭正剥离陈年旧梦

天上还挂一个月亮一个太阳   但不会挂歌和传说

顶楼有人恸哭   落一片珍珠白被曝晒成鞋底的灰

鸟和那张巨幅天空挂像第一次成为美   并且切近

携裹我和我们的这所有   成为意义说出口的时候

还有一些更辽阔的东西就开始具象 

有如神的骤临


 

2015-08-28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