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我有时候爱倒空的玻璃瓶…

我有时候爱倒空的玻璃瓶
和太阳昏睡的早晨
装满了错误的烟灰色谜底
但这些都发生过许多次了
我不能再为之惊喜

我背定义和公理 偶尔也温习旧名字
读一则对无韵的讽刺
不走在九点的车流里就要替代以端坐的严肃
做无意义的忧惧
后来成为习惯

这是这个时代的高度
两把椅子和一本精装书
映在一只倒空的玻璃瓶里
还是倒空的胃,并不改变什么
睡醒的人总要选一张脸,和一个无关天气的差事

我们竟做衡定价值的人
哦,必为一张纸所耻
为一片落叶所耻
而他们是彼此相爱的
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常走在河堤边听鸟鸣撞碎在堤坝
很长的滞留 送水的背影
再走开

2015.9.18

2015-09-18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