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一本诗集落下了一则春的消息是三月的桃花,还是四月的晚樱 
不得而知 
我收藏过整个春季的蓝色车票 
现在同时逃逸 
递给我两三个韬奋书店混沌的长夜 
为了等荷清路灿焕的霓虹退败 
我不读书,在五点半忧郁的清晨 
 
而现在谈论你需要选择一首合适的歌 
太慢,或者太快,都跟不上我写你名字的心情 
我的掌比春天枯萎得更厉害。 
他们说曾发烫的事物会冷却; 
会寂灭; 
会迤逦远去。 
不过一条化学方程式的道理 
并不高明 
 
天色忽然晚成我双目间垂下的一缕湿发 
再晚成灯下,垂死的那只飞蛾 
我决意散步 
但终于没有挪步 
怕要写一句什么吧 
愁煞了 
这夜的月 
照你的那轮 
 
2015.9.18

2015-09-18
/  标签: 诗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