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窗口,下午两点至六点

谈不上习以为常
两辆由铁、镁、铝
还有其他什么我不明白的元素构造的
金属质地的东西
带着它们尖锐的鸣笛
从相反的方向冲向同一地点
        仿佛要酝酿一场车祸;
        然而仅仅是擦肩而过。

仅仅如此
晴天高层住宅楼顶层冰雪融水
滑落蓝色的窗
以这样一种肃穆,沉默的弧度
频繁惊扰我眼底
早早的倦。
       灰雀则在低地惊飞;
       雪团簌簌落。

仅仅如此
也谈不上陌生的
十四楼开始迎接今日更高的夜色和灯火
我在此处
尤存谦卑的,裸露于一月空气里
植物的温顺和冷淡
       对比前后左右,
       均无人应答。

2016.1.26

 
2016-01-26
/  标签: 诗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