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枝子

题W先生照片二张

从过分壅塞到过分空虚
连接以地铁提速时的轰鸣
粘稠的空气、晦暗的顶灯
排斥不安分的表情,不规范的愿望;
排斥一切现代化的反对者
——同类该当如此相聚。

星星和灯火一齐在你胸膛上郁积。
只能从这里
我掏出整座北方的城市
最斑驳的砖墙混合着新铸的钢铁
白昼在正午时分沸腾,
冷却的渣滓则在子夜招摇过市。

很难说
我们是否已安适于在扩大的阴影下行走
口和鼻连成一片,眉眼总低垂。
阴影从天空坠落
阴影重又从地面升起
当然,比稀缺的雨水来临得更频繁

而电子显示屏的白与此地新雪的白,
在温暖的室内和零下十度的室外,
也均恰到好处且
            无孔不入。
遗忘是在这样的时辰发生,
我们都以睁眼的清醒迎合。

短距离的颠沛流离
长距离的烟波日暮
唯有无名字的故土在幻像里
仍被吹成一面旗帜
疲倦有。狂躁有。抠着窗玻璃
也能撕下一片无名氏的梦

红泥小火炉的炊烟。
深巷的黄狗。

2016.1.23

 
2016-01-23
/  标签: 诗歌
5
   
评论(5)
热度(2)
  1. ~/:rhinopharyngitis衍枝子 转载了此文字